綠能前瞻永續台灣

依「技術成熟、成本效益、均衡發展、帶動產業、電價可接受」原則,達成再生能源目標

:::
:::

科技新知

【循環會客室】可口可樂X麥當勞:一趟從吃喝開始的永續減廢旅程(上)

  • 發佈日期:2022/11/18
  • 資料來源:聯合新聞網
  • 點閱次數:1307次
2022/11/17 劉嫈楓整理

前言:全球丟掉廢棄物數量,年年創下新高,光靠個人減廢還來得及解決問題嗎?從前端回收、材料製造、產品設計到企業品牌,正跨界展開一場「循環再設計永續運動」。經過轉化設計,都能開創永續新價值。為此,《倡議+》展開【循環會客室】企劃,也邀請各領域夥伴加入,展開一系列對談,激發永續循環的無限想像。

本次主題邀請到台灣太古可口可樂公共事務、傳訊及可持續發展總監簡秀君與麥當勞採購部資深經理廖喬偉,以「一件小事開始的永續創新」,分享近年可口可樂與麥當勞永續行動的推進。

台灣太古可口可樂公共事務、傳訊及可持續發展總監簡秀君與麥當勞採購部資深經理廖喬偉,以「一件小事開始的永續創新」,分享近年可口可樂與麥當勞永續行動的推進。圖/張皓庭

能否談談兩家企業各自的永續行動進展是什麼?

麥當勞採購部資深經理廖喬偉(以下標記為廖喬偉):麥當勞全球企業ESG主題是:「Our planet」,包含氣候變遷、自然生態的森林和水資源以及包裝減廢的主題。今天針對對談主題,會較集中在包裝和減廢上頭。麥當勞推進時鎖定的有四個主題。

第一項,是可持續的資源,也就是說要麥當勞要有負責任的採購。大家想像得到麥當勞包裝會是什麼事情呢?就是提供給顧客時會是直接接觸的物品。例如紙杯、漢堡盒、紙袋、塑塑膠袋都是包材選項。因此,怎麼透過採購買到可持續使用的包裝,例如FSC(森林監管委員會,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,縮寫FSC)認證,還有一個回收料的討論。

第二個是包裝減量,也談到材質整合、縮小化、不過度包裝方式。舉例來說比如漢堡包裝紙就可以一體適用,就不用開四個版,包裝減量 如果不使用的東西是不是就可以不要使用,減少包裝使用。

第三在於包裝轉換,換句話說,就是找尋替代材質。例如能不能把塑膠換成紙類,減少塑膠,或是透過整合材質減少用量。過去PP、PS、PET是包材常見的各種材質,但也可能造成回收流程變得複雜。我們也開始思考,能不能整合材質,採用目前回收系統最有價值也最為成熟的PP材質。

麥當勞採購部資深經理廖喬偉解釋永續減廢行動的四大主題。圖/張皓庭攝影

另一種方式就是把塑膠換成紙類。舉例來說,以前沙拉盒都是透明的,五年、十年前消費者吃沙拉、喝咖啡時,就習慣非得看到顏色、看見食材,才會好吃。但這會影響到後續回收分解的事情,也是大家頭痛了好久的事情。

為了解決回收問題,麥當勞就全數換成紙盒、紙杯,尤其今年一次性法規開始陸續推行後,縣市政府要禁止塑膠包材、透明塑膠杯會漸漸被淘汰,但之前其實就已經在做。

但再如何減量,也免不了還是有廢棄物產生。回收系統就變得很重要,目前麥當勞店內透過材質整合後,紙類比塑膠比例是九比一,但紙類都是經過FSC認證,是生生不息的回收原料,可持續性的回收原料。

麥當勞在包裝減量的行動,其實包含有兩個意義,一個reuse、一個是reduce。減少包裝,思考的是有沒有行動方案,可以被重複使用,或是盡可能延長物品的生命週期。再回收料的部分,則是可以產品再製,這個都是在reuse概念下的進行。

台灣太古可口可樂公共事務、傳訊及可持續發展總監簡秀君(以下標記為簡秀君):大家概念很像,也都從產品為出發點。從供應鏈角度來思考,可樂產品如何減糖或是消費者透過消費,一些對健康有益的選擇。另外一個就是聚焦在人,在消費者;另外一個就是生產過程,降低對環境影響,而像是水、包裝以及廢棄物的議題,都是全球總部非常注重的事情。

台灣太古可口可樂公共事務、傳訊及可持續發展總監簡秀君表示:「減廢、用水、包材可回收利用」都是可口可樂重視的主題。圖/張皓婷攝影

從包裝來說,可樂第一級包裝都是可以被回收的物品。也幸運身處在台灣,大眾回收意識養成以及後端成熟的回收系統,現在有高達九成都是可以被回收的。現在只有汽水機的糖漿袋子,比較難回收,現在使用的是複合材材質,目前也正和廠商研究開發單一材質,計畫性漸漸淘汰掉無法回收的材質或品項。

剛剛麥當勞也提到可回收材質,我們也希望未來2030年希望產品過半使用回收材質,回收量的部分,這當然也牽涉到我們原初的產品設計相對簡單。另外一個就是關於再生PET材質,法規經過多年推動也慢慢能運用在食品領域。

今年五月,政策已經確定可以了,但目前還尚未全面開放,而是採專案方式。雖說是如此,但採行的是源頭認證方式,只要源頭供應商審核通過,採購廠商就不必再行認證,這其實是樂觀方向。

關於氣候,我們也承諾許多目標。現在大家減碳目標都集中在範疇一、範疇二,關於製程、用電,但真正最難的會是在於範疇三領域,和周遭利害關係人的減碳量。我們的承諾是2030和2018年相比要達成降低70%排碳量,其中有個重點就是使用再生能源,但這只是其中之一,重點還是希望在供應鏈降低能耗。

另一個關注的是水資源議題,談論的會是生產一公升飲料要耗費多少水,但談論水議題時也可能涉及到食安問題。得先滿足食安要求後,才能往後思考節水,如何透過供應鏈解決,這是不小目標。

這些挑戰不小,公司設有一個可持續發展委員會,除了設有總經理也都有各部門代表參與,共同找尋辦法。剛說的項目都有認領的任務,這才有辦法推進。推動時候,有固定的會議總經理和相關主管的回應會是關鍵,若有難題也透過委員會運作解決難題。

為何在永續議題尚未受到如此關注時,就率先投入和推進?

廖喬偉:如同Vivian(簡秀君)提到大型上市公司、區域會不一樣,但大型公司跨部門或是公關率領永續部門,多有撰寫永續報告書的必要,開始推動企業社會責任。我們也有類似組織。2017年、2018年就設置類似委員會,當時核心宗旨就是「Scale for good」,就和許多供應商、員工有關,是對環境社會影響巨大。

所以當時反而由公關和supply chain(供應鏈)雙重部門負責,因為麥當勞的採購供應鏈影響是巨大的。紙類就會談到FSC、 咖啡採購就是RFA(雨林聯盟),講到漁業 MSC……各有認證,這些都會對應到減碳目標,上下游都會相互扣連,剛說到範疇一二,也是透過碳揭露方式彼此串連計算。

台灣麥當勞是第一個所有包裝品項都拿到全品項FSC認證的公司,那時FSC非常驚艷,當時組織也想要有大型公司成功案例,麥當勞因此獲邀請去到印度孟買FSC年會做分享。如同ESG,FSC年會論壇上,也有環境組織、企業、第三稽核機構,是一個多元機構參與的年會,希望透過各方代表分享彼此的實際作法,並且從各自出發點分享各自的想法和思維。

ESG的關鍵其實就是要達成平衡,不可能著重那一方,我實際上體會到這件事,不是花了錢就解決的。

可樂的永續行動進展又是如何呢?

簡秀君:全球本來就在推進社會企業責任,公關部門負責推動,也比較是從慈善公益角度出發,從人的關懷角度切入。此外,可樂最常被挑戰的,就是關於水資源。關於環境面向,也有一個回應訴求叫做「every drop counts」推動很多計畫。

2010年,也有另外一個訴求就是「積極樂觀美好生活」,開始把各個面向含納進來,氣候環境或是人,就逐漸被談論進來,當然也有其他主題。

我是2009年加入可樂,當時也開始往這個方向邁進,當時就已經有一個企業社會責任(CSR)委員會,但當時就是從CSR面向,也還沒有現在所說的永續觀念。這些思維和觀念都是近幾年才慢慢逐漸成形為顯學。

跨國企業有一個很好的事,都會有一個基本的框架。但是落地到各區域就會是選擇適合這塊土地的方式,也會有擬定計畫,不可能每一件事情都做。除了水資源,還有一個維護青少年世代健康的跳繩運動,我們從這個角度和董氏基金會合作。

直到2020年,才推出一個比較完整的架構,過去的每個年度都各自擬定主題。2018年就會陸續有完整框架,太古可口可樂是可樂全球第五大裝瓶廠,也會思考從這些框架出發,找尋在地化、可深化的主題。除了對應可口可樂全球總部目標,母集團是太古集團,也有自己的目標要落定,雙邊框架可以整合,也是第一次推出永續目標。
回到上頁

Copyright © 工業技術研究院綠能與環境研究所 製作︱經濟部能源署 指導

Copyright © Industrial Technology Research Institute.

地址:10595臺北市松山區南京東路三段248號2樓︱電話:(02)8772-0089

網站開放資料宣告隱私權保護政策資訊安全宣告

網站更新日期:2024/4/23︱ 瀏覽人次:18,669,232

通過A檢測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 我的E政府

本網站為響應式網頁設計(RWD),建議使用 IE9.0 以上 / Firefox / Chrome 瀏覽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