綠能前瞻永續台灣

依「技術成熟、成本效益、均衡發展、帶動產業、電價可接受」原則,達成再生能源目標

:::
:::

國外焦點資訊

麥當勞炸薯條的廢油可以生產永續飛航燃料,但這個航空業的減碳救星為何卡關?

  • 發佈日期:2022/8/3
  • 資料來源:環境資訊中心
  • 點閱次數:80次
2022年08月03日 轉載自CSR@天下;文.編譯:王茜穎

入境防疫規定改3+4,出國旅遊不遠了。但你知道,航空業佔全球近 3%的碳排放,為了遏制暖化,航空業承諾2050年實現淨零碳排,他們打算怎麼做?

聯合航空使用SAF為航空業帶來創新發展。圖片來源:聯合航空官網

航空業的救星是永續航空燃料(Sustainable Aviation Fuel,SAF)。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(IATA)估算,SAF可減少80%的碳排。波音執行長凱爾洪(David Calhoun)更直言:「我相信(SAF)是現在到2050 年唯一的答案。」

什麼是SAF?目前,SAF多是由地溝油等廢油製成,全球最大的SAF製造商Neste還與麥當勞和塔可貝爾兩大速食龍頭合作,回收其油鍋裡的廢油;部份靠植物煉油,植物行光合作用吸收二氧化碳,製成燃料後再回到大氣中,理論上是淨零碳排。

關鍵是,SAF 是一種「即用型」燃料,無需買新飛機,或改變機場現有的儲存、輸送和加油系統,就能直接使用。

A380採用100%廢油脂當燃料成功飛行3小時

2008年,維珍航空和紐西蘭航空最早試點。2011 年,史上首家使用SAF的商用客機升空,由荷蘭皇家航空拔得頭籌。2020年底第一架使用SAF的貨機也升空了,漢莎貨運航空(Lufthansa Cargo)及德鐵信可物流(DB Schenker)合作,從法蘭克福飛往上海。

IATA 的數據顯示,光是2016年就有超過37萬架使用SAF的航班起飛。2022年5月,全美最大的航空公司聯合航空向Neste下單史上最大的SAF採購協議,共5,250 萬加侖,未來三年聯航從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機場起飛的所有航班當將使用SAF。

飛機製造商也蠢蠢欲動,2022年3月,空中巴士試飛一架A380班機,飛行三小時,全程100%使用由廢食用油和其他廢油脂製成的SAF。

SAF可以用麥當勞的廢油回收製成。圖片來源:Unsplash
醞釀十多年,航空業者趨之若鶩,減碳效能卓越,無須新的基礎建設投資,SAF理應一飛沖天,近零目標垂手可得,然而事與願違。

疫前,航空業設定的中期目標是2025 年將SAF的使用率拉到2%,但世界經濟論壇的數據揭露,2019年——疫情爆發前,航空運輸業正常運轉的最後一年——SAF僅佔全球飛航燃料的0.1%。

為何SAF會卡關?
成本是第一道坎。SAF的價格是傳統飛航燃料的三至四倍。

「目前,航空業缺乏真正的商業投資動機,」倫敦大學學院能源與交通系教授謝弗 (Andreas Schafer)告訴CNN 。除了減排外,航空公司沒有理由採用昂貴的SAF,碰上航空業不景氣,命懸一線,先砍的就是奢侈品。

漢莎航空為此積極發展一套獎勵機制,吸引旅客為SAF和碳補償付費,但許多航空公司不敢將成本轉嫁給乘客。

聯航就立刻跳出來澄清不會讓乘客買單,其SAF大單部分得益於旗下「生態天空聯盟」(Eco Skies Alliance)計畫的補貼,有減碳目標的企業客戶,可自願為 SAF 支付溢價,去年共贊助了超過 700 萬加侖的燃料,今年計畫再次啟動,但能走多遠不知道。

供給是第二道坎。

不管目標多遠大,供給不足,都只是空話。實話是哪有那麼多「地溝油」。

達美航空執行長巴斯蒂安(Edward H. Bastian)曾說,全美一整年的SAF產量,只夠達美航空裝滿一天的班機。聯航永續長萊利(Lauren Riley)接受《快公司》採訪也抱怨:「SAF根本不夠用……我們某些航班絕不可能接近50%的SAF」。

為了找油源,除了Neste,2016年以來,聯航找上了SAF 生產商 World Energy,供應洛杉磯起飛的航班;投資Fulcrom Biomass 和 Alder Fuel等新創,用垃圾煉油,甚至投資氫電。

成本要降,必須解決原料供給瓶頸,大幅提昇產量,並將其他類型的SAF帶進市場。

廢食用油不夠,可以拿垃圾當原料,植物的莖、殼等農業廢棄物,木材加工的廢棄物,甚至是像芒草,都能拿來煉SAF。

更環保的液態能源
但長久之計,專家認為是一種名為「液態能源」(power to liquid)的SAF,其原料有二:水和空氣。

它用再生能源提取水中的氫,捕捉空氣中的碳,然後將之合成為碳中和的液態燃料。看好源源不絕的水和空氣,專家相信這足以滿足整個航空業的需求,擺脫原料和供給不足的問題。

水和空氣或將成為更環保的能源。圖片來源:Unsplash

謝弗說:「這需要建造數千座工廠,不只如此,你還需要為液態能源(建造)再生電力基礎設施。」

「我們在2025 年的目標上絕對是落後了,而且我認為不太可能船到橋頭自然直,」Aerodynamic Advisory 的航空分析師麥克唐納(Glenn McDonald)告訴CNN,他建議,必須靠外部干預,提高SAF的吸引力,簡言之:政策補貼或課徵碳稅,縮小SAF和傳統燃油的價差。

挪威已立法規定2020年起,SAF須占國內飛航燃油的0.5%,2030年比例須拉到30%。在美國,拜登政府的「重建美好未來法案」(Build Back Better)中的《永續天空法案》(Sustainable Skies Act),允許用SAF稅收抵免,刺激增產。

然而,各國步伐不一。台灣目前僅華航曾在2017 年A350新機飛渡回台時,於法國添加SAF,去年A321neo 全機隊交機飛渡作業時添加10%的SAF,此外無進一步動作。未來,尚有賴國家政策支持,技術研發轉移,以及航空業投資採購。
回到上頁

Copyright © 工業技術研究院綠能與環境研究所 製作︱經濟部能源局 指導

Copyright © Industrial Technology Research Institute.

地址:10595臺北市松山區南京東路三段248號2樓︱電話:(02)8772-0089

網站開放資料宣告隱私權保護政策資訊安全宣告

網站更新日期:2022/8/13︱ 瀏覽人次:12,550,743

通過A檢測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 我的E政府

本網站為響應式網頁設計(RWD),建議使用 IE9.0 以上 / Firefox / Chrome 瀏覽器